快速通道

您當前的位置是:首頁 » 走進綏陽 » 民風習俗

溫泉地名淺析

  • 字體
  •  編輯:綏陽縣文聯
  • 打印本頁    |    關閉本頁
  • 閱覽:

溫泉鎮有不少稱“叫”的村落和地方。(鎮里的地名冊寫作“教”,這里的“教”,本是“叫做”或“名為”的意思,“教”在這里不通解,故本文寫作“叫”。)對于村名和地名,縣境內,只有溫泉鎮和與溫泉鎮接壤的旺草才有這種稱謂,如陶姓人家住的地方,稱“陶叫”;姓尹的人家那邊,稱“尹叫邊”;任家祖墳,稱“任叫墳”;陳家的那道坡,稱“陳叫嶺崗”,等等。這種“姓加叫”的稱謂,在溫泉鎮是相當普遍的。以溫泉村為例,全村39個村民組,就有丁叫、譚叫、權叫、陳叫、高叫、趙叫、尹叫、全叫、柏叫、陶叫、張叫、戴叫十二個村民組。這些稱“叫”的人家,顯然不是當地的土著,與世居的劉、莫等大姓相比,人口數量少。他們自稱祖籍在四川,問及遷徙歷史,卻以“說不清楚”作答。從一些家譜上看,他們的確來自四川,但什么時候遷到這里,為什么遷到這里,卻未作表述。這些家譜,形成于清代和民國年間,如果近代發生的遷徙行為,肯定會有所記載。這說明,這些家族的遷徙,發生在遙遠的時代。

古代,四川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蜀民外遷事件。東漢末年,四川地區兵禍連綿,境內居民大量死亡和流失。蜀漢亡國后,西晉司馬氏為了防止蜀人反叛,不僅把蜀漢的皇室、王公貴族、文武官員遷出蜀境,甚至把一些豪強地主、普通百姓也強行遷往異地?;莸鬯抉R衷元康6年(公元269),秦、雍兩州大批流民蜂擁入蜀,占山為王,殘殺蜀人。公元302年,巴氏人李特、李雄在四川建立反對司馬氏的政權后,西晉對蜀人的殘殺,漸漸演變為國家行為。據統計,此期間有三萬余家、十五萬多蜀人紛紛逃往他鄉,造成了一些地區“夜無煙火”,“城邑皆空”的荒涼景象。在這些離井背鄉出走的蜀人中,有一部分經綦江、桐梓和南川、道真川黔交界地帶,涌入綏陽溫泉山區。當地的溫泉人接納了他們。由于這里比較平緩的地區和比較肥沃的土地,已由當地人居住和耕種,他們只好以家為單位,分散到更為偏遠的山區定居下來。他們定居的地方,地處荒遠,原來是沒有地名的。當地人提到那里,就稱之為“那座山”或“那道嶺”?,F在有了人煙,才覺得應該取個正二八經的地名。這種想法,首先是當地人意識到的。那么,這個地名該怎樣取呢?先秦時代,中國實行分封制,那些王公貴族的分封之地,都是富饒的好地方,都有響當當的地名。但王公貴族們卻是有名而無姓,因此,就把封地之名當成了自己的姓。例如春秋時期,晉武公的孫子被分封在羊舌,稱羊舌大夫,他就以羊為姓了。戰國時期的楚國大夫尚,分封在靳,他的后代就以封地靳為姓。如今要給有姓的蜀人住地取名,也許就借鑒了分封制中“以地名為姓”的做法,來了個“以姓為地名”,按照“姓加叫”的公式,把他們住的地方,稱為了“張叫”、“李叫”、“陶叫”……這樣一來,這些地名,便與溫泉地區原來的地名,形成了兩類不同的詞組。一類是直接表示居住者姓氏的,如“張叫”、“李叫”、“陶叫”等;一類是提示住居生態環境的,如“桂花村”,“竹林嘴”、“棕樹壪”等。這兩類不同的詞組,也巧妙地把世居者和流寓作了一個隱密的界定。也許,這是當初沒有意料到的。

遷入溫泉的蜀人吃苦耐勞,善良純樸,很快融入當地社會,也成了這里的地主。

他們在這片土地上休養生息,世代相傳。

那段遙遠的遷徙,湮滅在了歷史的風雨中。






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湖南快乐十分电视走势图